查看: 1896|回复: 1
收起左侧

感动中国的青海门源小伙刘贵年:用追寻诠释爱的真谛

[复制链接]
雪龙岭 发表于 08-12-12 10: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青海省门源县的青年小伙子刘贵年与白血病患者常瑞娟动人的爱情故事在中央电视台《生活》节目以及上海东方卫视播出之后,在全国引起了较大的反响。在众多好心人的帮助下,常瑞娟成功进行了手术,目前正在康复之中。

            2008年1月12日的北京,深冬的寒流弥漫在街头,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飞快地迈着步子跑向呼家楼地段的一幢楼房,他手里捧着刚买的、还冒着热气的年糕,那是他心爱的恋人最喜欢吃的东西。这个27岁的青年叫刘贵年,是北京一家设计公司的高级规划设计师。刘贵年的恋人叫常瑞娟,一年前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而今已经过四次残酷的化疗,从医院暂时回到家中等待骨髓移植手术。
  一年前的春天,得知自己患上绝症的常瑞娟,为了不让恋人和家人痛苦,不拖累他们,她悄悄地从男友身边消失,忍着病痛独自踏上了凄凉的旅途。焦急万分的刘贵年踏破铁鞋,在美丽的青海湖畔寻找到了命若悬丝的恋人,他们再次牵起了手,开始了与死神分秒必争的赛跑,开始了他们分秒必争执手相握的岁月。
  风雪满天的西宁,他们轻轻牵起了手
  2005年12月25日,青海西宁,漫天风雪的天气也不能阻挡圣诞和新年来临的喜气。这一天晚上,是在网上相识一个多月的刘贵年和常瑞娟见面的日子。那天,常瑞娟主动在网上留言,要请刘贵年的客,满脸喜悦的刘贵年如约而至。他怀抱着一束纯白的丁香花,那是西宁的市花。刚见面,刘贵年便傻了,面前这个身材高挑的女孩穿着一件纯白棉外套,围着一条淡蓝色的围巾,扎着高高的马尾辫。当刘贵年把丁香花献给她时,女孩眼里有一丝惊喜,也有一点清高和矜持。刚刚大学毕业不久的刘贵年心中产生了一丝莫名的自卑,面对这个化了淡妆的女孩,他这个青涩的男人竟感到有些口吃了。
  那天,刘贵年和常瑞娟去吃了一顿滚烫的小火锅,活泼的常瑞娟在桌子上连呼好吃,一下竟没有了淑女的吃相。结账时,刘贵年主动赶到吧台先去结了账,吃饱了的常瑞娟一脸坏笑地说:是我请客的呀!刘贵年乐了,说:下次吧,下次轮到你了。就为这件小事,两人相恋后,刘贵年还调侃地称常瑞娟为“小抠”。
  他们的认识是因为网络。1981年4月,刘贵年出生在青海省门源县城;2005年7月,他从青海大学城市规划专业毕业后分配到西宁的一家设计院工作。11月的一天,他在自己的博客上发现了一个女孩的留言。她说,她非常喜欢他博客的设计,请求他为自己新建的博客设计一下空间。这个女孩就是来自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常新庄的常瑞娟,她出生于1983年10月。2002年8月,常瑞娟考上了山西的一所大学,然而,她家有九口人,还有三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在上学,家境的清贫只好让常瑞娟含泪放弃了学业。上学时,常瑞娟写着一手漂亮的硬笔书法,她对书法、国画、美术设计也情有独钟。2002年12月,在妈妈的联系下,常瑞娟独自一人来到西宁打工。在西宁,她有一个舅舅经营着一家字画店。在舅舅的帮助下,聪明好学的常瑞娟用不到半年的时间便学会了字画的全部装裱技术。
  2004年3月,常瑞娟用打工攒下的积蓄,另外开起了一家画廊,生意很红火,月收入达到了5000元,这令常瑞娟兴奋不已。一年后,常瑞娟想通过网络把自己的生意做大,便买了一台电脑,也就在这时,她在网上遇上了她一生中最爱的男人“空白”(刘贵年的网名)。无意中浏览了刘贵年的博客,常瑞娟惊叹于他的设计,便在博客上留言,请求他为自己设计一个大博客空间。
  通过几次QQ闲聊,刘贵年觉得这个淘气又聪明的女孩很是可爱,便开始为她建博客。博客里精美的设计令常瑞娟快乐不已,她的博客设计甚至比他自己的更漂亮。有一天,刘贵年忍不住问起了她的地址,常瑞娟便从QQ里发过去一行文字,刘贵年惊呆了,原来他们的住处在同一个小区,不仅只有一栋楼之隔,连彼此工作的地方也只有一步之遥。刘贵年的心忍不住怦怦乱跳,这是不是命中的缘分啊。于是,刘贵年笑嘻嘻地在QQ里要求请客作为回报,常瑞娟爽快地答应了。
  自从有了第一次相约后,刘贵年的脑海里全是常瑞娟青春活泼的形象,特别是她温柔、明亮的大眼睛,仿佛能够融化他心里的一切。在雪花飘舞的季节里,他们小心翼翼地来往了,有了几次甜蜜而快乐的约会,却都没有表达藏在心里朦胧的爱意。他们都知道,网络是一个虚幻的世界,而彼此,又真正了解对方多少呢?
  北京微寒的初春,心爱恋人不辞而别
  刘贵年是一个追求事业的男人。
  2006年8月初,在北京的一个同学正好给他联系上了一家设计公司,那里急缺一名高级规划设计师,待遇也很可观。2006年8月下旬,刘贵年毅然来到北京,在那家设计公司任高级规划设计师,他的才华让老总很是器重,月薪达到了4000多元。
  刘贵年在东三环三井一带租了一个只有几个平方米的地下室居住,每月租金450元。刘贵年咬牙节约着每一分钱,他想在北京扎根,买房,把自己喜欢的人接到北京来。
  在北京孤独地度过了一个新年,刘贵年对常瑞娟的思念越来越重了。两人开始在电话里倾诉衷肠,那一刻才发现,原来他们彼此都在怀念着在西宁度过的快乐日子。刘贵年说,北京真大啊,没有一个让他感到内心温暖的人。常瑞娟试探性地说,你那么帅,周围女孩子一定不少,找一个喜欢的吧。刘贵年闷闷不乐地搁下了电话,他暗暗责怪她不懂自己的心。然而每天下班后,他们还是坚持在网上、电话里聊天和发短信息。后来,他要求她去买来摄像头,他每一天都要见到她。2007年1月24日,刘贵年给她发来短信:娟子,我想你了,来北京吧。
  2007年2月19日,常瑞娟把西宁的工艺美术店做了处理,在刘贵年的呼唤中来到了北京。她也不明白,是哪里来的勇气让自己抛开在西宁顺风顺水的事业奔他而去,她只是感到,他是一个让她放心的男人。很快,刘贵年便为她在琉璃厂的一家书画店找到了一份装裱的工作。对这一份新的工作,常瑞娟也感到了舒心。星期天,他带着她去游览了天安门、圆明园等风景名胜。在北京的初春,他们相爱了。他们把彼此的照片都寄给了双方家人,双方亲人都很满意。特别是刘贵年的母亲,总在电话里对娟子问寒问暖,疼爱有加。
  2007年3月初,常瑞娟突然感到身体疼痛不止。在西宁,她也出现过这种症状,还发现身体表面有青淤状的东西,但吃了一点药物后就减轻了,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为了不妨碍男友的事业,她没把这事告诉给他,自己却悄悄买了一些止痛药吃了。虽然有点效果,但效果不长,疼痛仿佛布满了全身。有天晚上,常瑞娟实在忍不住疼,泪水肆无忌惮地流了下来,刘贵年惊醒了,见她那痛苦的样子,赶紧背着她下楼去附近医院看了急诊,经过一系列的检查之后,大夫说没什么大碍,是神经性头痛,回家吃点药后就没事了。
  在刘贵年搀扶着常瑞娟回家的路上,常瑞娟破涕为笑了,他大声安慰她说:“娟子,你多好的身体啊,所以我相信,没事儿的。”回到家,疼痛居然消退了,下半夜,常瑞娟睡得很香甜。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常瑞娟一直吃着一些治疗神经性头痛的药,开始觉得有些好转了,心情也舒畅了许多。
  刚过一周的时间,老毛病又犯了,常瑞娟身体里的疼痛更重了,这一次,她感到是从骨头缝里裂开似的痛,走一小段路也感到很累,望见高楼便会头晕。这一次,她一个人悄悄去了医院,诊断结论依然是神经性头痛引起的全身疼痛。医生劝她减轻思想压力,好好休息。
  3月下旬的一个晚上,常瑞娟去英语补习班上夜课,她突然隐隐地感觉到腰开始酸麻,伴有剧痛,她吃力地伏在课桌前,泪水弥漫了眼眶。她实在是忍不住了,从侧面轻轻地走出了教室,在和老师打招呼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已声音哽咽。热心的老师扶住她,并把她送到了公交车上。
  回到房内,男友还在加班没回家。常瑞娟对着镜子照了下,她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球向外凸出,她以为是自己戴眼镜时取时戴引起的。刘贵年回到家后,顿觉有一种安全感的常瑞娟感到疼痛又突然减轻了许多。
  2007年3月28日,刘贵年到天津和石家庄出差。临走前,刘贵年还为她买下了许多熟食,让她一个人时用微波炉热着吃。
  刘贵年出差后,常瑞娟再次感到身体的疼痛已经不能忍受,她依然没有告诉刘贵年。晚上,她悄悄上网,按照自己的症状去查这种病情,结论让她感到不寒而栗。她痛苦地想:难道,我真的患上了那种病?
  2007年3月31日,常瑞娟和在北京打工的表妹一起去朝阳医院再次确诊自己的病情。医生建议去血液科检查,当时她的心便咯噔了一下。通过骨髓穿刺检查,医生告诉她,必须马上住院治疗。
  常瑞娟带着哭腔问:“医生,我到底患的是什么病啊?”医生神情严峻地告诉她,先入院治疗再等检查结果。常瑞娟把表妹拉到一角央求说:“妹妹,我求你了,我的病情,不要告诉给任何人!”表妹和她扶在医院墙角里一起哭了。常瑞娟央求医生,她先回去筹款后再来住院治疗。4月2日,常瑞娟一个人去医院拿诊断书,诊断结果让她一下子天旋地转。诊断书上写着: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2007年4月6日黄昏,刘贵年兴冲冲地赶回北京,他想给常瑞娟一个惊喜,事先并没有给她打过电话。打开房门,却没有了她的影子。他赶紧打她的电话,却是关机的状态。
  刘贵年急了,他找遍了房间,也没有一张她留下的纸条。他再细心地查找,发现常瑞娟的一些生活用品不见了,他顿感不妙。他给常瑞娟的家里打电话,是她的母亲接的电话,母亲说:“娟子昨天才打电话回家的啊。”刘贵年赶紧搁了电话,他怕娟子的消失会引起两家人更大的恐慌。
  娟子突然离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4月的北京,春寒料峭,刘贵年穿行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里寻找娟子,他忍不住打起了一个又一个寒噤。
  追你追到青海湖,绝症恋人在漂泊   
  2007年4月14日,刘贵年终于接到了常瑞娟在北京的表妹的电话:“贵年哥,娟子姐姐患了白血病,她出走了,请求你别去找她了,也不要通知她的家人,她要一个人去外面走走。“刘贵年发疯似的找到了娟子的表妹,他气得哭吼了起来:“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表妹告诉他,娟子姐姐太爱他了,然而,她不能拖累自己所爱的人,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出走,然后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刘贵年呜呜地哭出了声,他请求表妹,一旦有娟子的蛛丝马迹,要在第一时间告诉给他。
  回到房内,刘贵年冷静之后作出决定,暂时不把娟子患病出走的消息告诉她的亲人,以免让他们恐慌、焦急。
  刘贵年刚合上眼睛,便是娟子青春的笑脸和活泼的身影。整夜整夜的失眠,让刘贵年一下憔悴了许多。
  面对恋人的照片,刘贵年热泪长流。他一遍一遍地抚摸着娟子的照片,喃喃自语。他心里在责怪自己,平时自己对她还是太粗心了,竟没有留意到娟子最细微的表情变化。他回想起在3月的一天,娟子对他笑着说:“要是我有一天离开了你,你该怎么办?”当时,刘贵年以为她在开玩笑,便装作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好啊,你这个小抠走了,让我清清静静过一段日子也好。”回过头,才发现她早已泪水涟涟。于是,他不停地哄她这个“小气宝贝儿”,她才破涕为笑。
  刘贵年痛下决心,走遍天涯海角,也要寻找到娟子。哪怕是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在她最后的眼眸里,留下的,也应该是他的影子。刘贵年向公司请了长假,公司知道他的情况后,也破例同意了他的假期。
  2007年4月26日,这天正好是刘贵年26岁的生日,他一个人悄悄来到了娟子的家乡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常新庄。这是一个冷冷清清的村庄,等他疲惫不堪地找到娟子家时,娟子的父母一下惊愕不已,问他:“瑞娟怎么没和你一起回家啊?”刘贵年顿时明白了,娟子真没有回过家。于是,刘贵年便谎称来郑州出差,顺道来这里看看他们。为了让老人放心,他还称娟子在北京店里挺忙的。
  老人执意要留他住下,刘贵年赶忙推托说还要去新乡市办点事,匆匆给老人留下500元钱后赶到了延津县城。
  在延津县中学,刘贵年费尽周折地打听到了娟子读高中时几个同学的名字和住址。他找到了娟子的一个女同学,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她。女同学感动了,表示要帮助他一同寻找到娟子的下落。
  当晚,刘贵年就在县城的旅馆住下了。第二天,娟子的那位同学很快把还在县城周边的10多个同学聚齐,共同商量寻找娟子的线索,并迅速联系了还在大学就读的一些同学,回复都是没有见到娟子。
  刘贵年给娟子的同学们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他迅速坐火车赶到郑州。在郑州,刘贵年马不停蹄寻找了半个多月后,却没有娟子的一点消息。
  刘贵年曾想把随身带的娟子照片拿到媒体去刊登帮忙寻找,但他又迅速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想,媒体刊登后,这不是更容易引起娟子的警觉,把她逼向绝路了吗?
  在郑州的日子里,刘贵年天天去网吧上网,他在QQ上给娟子留言,对她千呼万唤,请她回到他身边,让他们一起执手相握共同度过与病魔抗争的岁月。然而,他眼中期待的头像再也没有闪动。打娟子的手机,已是空号。
  2007年5月24日,在对郑州周边的几个城市寻找未果后,刘贵年突然灵机一动,娟子会不会在青海呀?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踏上了去西宁的火车。
  刘贵年再次回到他原来工作的单位,大伙儿见他蓬头垢面的狼狈样子,惊讶地问他:“怎么,从北京又回来啦?”刘贵年压抑住自己内心的苦痛摇摇头。他拉过一位最知心的同事告诉了实情,同事当即决定和他一同在西宁城寻找娟子的下落。
  刘贵年赶到娟子的舅舅家,不料舅舅却首先问他:“娟子呢?”刘贵年赶紧解释说:“我回老家来看看,也来看看舅舅,娟子在北京,挺好的。”舅舅拉住他要去餐厅一同吃饭,刘贵年赶紧推辞说还有同事等着,走开了。
  刘贵年一个人来到他和娟子最初相约的小吃店。为了怀念,他一个人点了一小锅麻辣烫,想起当初和娟子见面的情景,他忍不住潸然泪下。
  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西宁城的大街小巷都寻遍了,还是没有娟子的影子。2007年6月23日,历时近两个月的寻找未果,刘贵年所在的公司也催促他回去上班,他无奈地回到北京。
  2007年7月3日,娟子的一个同学打电话告诉他,说是有人在兰州看见了娟子。刘贵年迅速踏上了由北京飞往兰州的航班。
  在兰州,正好有刘贵年的几个同学在那里工作。他把娟子的照片一一发送给他们,委托他们帮助寻找。在兰州城郊,疲惫不堪的刘贵年一直尾随着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走了一大段路,等那女孩上楼时,刘贵年一把冲上前去大喊了一声:“娟子!”女孩吓得全身颤抖起来,回过头来一看,她大喊一声:“抓坏人!”楼上冲下来一群人要对他动武,刘贵年哭着作出了解释,一群人才半信半疑地放了他。
  7月11日,刘贵年又回到北京。晚上他捧着娟子的照片,把脸贴上去亲吻着,泪水直流。他哭着说:“娟子啊,你到底在哪里?如果相信我对你是真爱,请在梦里告诉我一声你在哪里。”命运真是太神奇了。7月14日晚上,迷迷糊糊的刘贵年在睡梦中突然看见娟子身着洁白的婚妙在青海湖畔向他款款走来,她的笑容是那么令人心醉。刘贵年从床上一跃而起,他惊出了一身汗。他突然想起,他和娟子一同相约过,如果那一天来临,他们要去青海湖边举行最浪漫的婚礼。
  7月15日,刘贵年再次向公司请假赶赴西宁。到了西宁,他又乘上长途车奔往100多公里外的青海湖。
  浩渺的青海湖,湖岸线长达360余公里,无数游人中,哪里有娟子的身影啊。刘贵年把娟子的照片向过往的游客打听,一家一家向旅舍打听。7月24日下午3点多,刘贵年去青海湖边一家出售旅游纪念品的工艺店寻找,他一抬头,见到了仿佛从梦中降临的娟子。他双手一把推开游人,冲过去抱住瘦弱不堪的娟子嚎啕大哭起来:“娟子,娟子……”
  这一次,不是梦,那女孩正是常瑞娟。
  见面后,娟子把这三个多月来的漂泊之旅告诉给了他。她哭着说,她先后去了北京的通州,河北石家庄,又回到西宁。为了维持生计,她不得不在几家工艺美术店里打工,去各种江湖郎中的草药摊里买药回来服用,延续这最后的生命。7月初,她感到身体越来越脆弱了,于是来到了青海湖,去想像和感受那人世间最后一个梦的温存和美好。在青海湖边一家工艺品店,她又开始了打工。
  第二天,在娟子的要求下,刘贵年和她去青海湖漫步。娟子柔声低语,她有一个最后的要求,要在这里穿上婚纱拍照。刘贵年一下环抱住她:“娟子,跟我回北京治病吧。相信我,会有一天,我会让你在这里穿上最美的婚纱,做我最幸福的新娘!”  
  拉紧我的手,一起说永不放弃   
  2007年7月26日,常瑞娟和刘贵年回到了北京。7月27日,常瑞娟在刘贵年的护送下住进了朝阳医院血液科。
  第一次化疗,便让娟子感到痛不欲生。因为延误了治疗期,身体里的癌细胞已呈扩散之势,必须实施重度化疗。全身疼痛的娟子感到腹中好像有东西在压迫她一样无法正常呼吸,身体出现颤抖、冰冷。第二次化疗过后,娟子的瞳孔开始在慢慢扩散,她自己害怕生命会在那一眨眼间离去。如果是一个人在外面漂泊,她还没有对生命这么炽热的留恋,但现在是回到了恋人的身边,哪怕是痛得无法呼吸,她也会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最后一点时光。
  刘贵年把病床前的床头灯打开,让强光刺激她的眼睛,让她用力地看着他,但是娟子的瞳孔依然在慢慢扩散。为了给她最后一点生命的光芒,刘贵年就用嘴含着药喝水给她喂药。他要她相信,不是她一个人,是他与她一起拉紧手,在与死神赛跑。
  从2007年8月到2008年1月6日,常瑞娟一共经历了四次化疗,其间下达了6次病危通知书。每一次攥紧通知书,刘贵年便感到是一手握着一张通向另一个世界的绝情通知书,一手在与死神拔河。而那时,刘贵年的母亲还在西宁医院做卵巢手术。为了不让母亲伤心,刘贵年和两个姐姐约定,不把娟子的病情告诉给母亲。
  因为一次接一次的化疗,娟子的情绪也出现了焦躁和绝望。她噙着泪水咬着嘴唇对刘贵年缓缓地说:“你为什么要找我回来啊,我们之间才刚刚开始,你还年轻,不用对我承担责任,让我一个人远走,安静地离开这个世界……”
  而一旦真的要离开,娟子的眼神又是那么凄凉。在娟子做第三次化疗时,同一病房的病友先后推出去了三个,护士又开始整理白得有些耀眼的床单了。每推出一个,刘贵年都极力想挡住娟子的视线。迷迷糊糊的娟子却能够听到门外绝望的恸哭,她咬破了嘴唇紧紧抓住刘贵年的手,一声也没吭,一滴眼泪也没有流。娟子的手,也就那么和刘贵年的手相握了一整夜,彼此都觉得,谁要是一旦松开了手,也许便是两个世界里的永别。
  医生的结论是,要想治愈娟子的病,必须进行骨髓移植,如果不能在亲属之间找到相同配型,最低的手术费用也要30万元。这是一笔压在刘贵年心间沉沉的数字。
  2007年12月9日,娟子的三个妹妹和一个弟弟都赶到北京,为姐姐进行骨髓移植前的配型,生命仿佛出现了一丝亮光,娟子的小妹妹的点位与她的相合。然而最终的结论是,小妹妹最关键的一个点位与娟子不相合,还得重新寻找骨髓源。
  2008年1月6日,在娟子做了第4次化疗后,她又可以回到出租房暂时休息一段时间了,为了离医院近一点,刘贵年再次在呼家楼一带租了房。娟子的病情似乎有所好转,又可以看见她开心顽皮的笑容了,刘贵年还应娟子的要求为她画了眉。黄昏,娟子坐在窗前对他说,贵年,活着多好啊,特别是让我遇上了你。她的一句话,让他的心疼了一夜。
  后来,他们的事经北京的媒体报道,刘贵年所在的公司和社会各届向娟子表示出了温暖的善举。而刘贵年也专门在网上开了一个名为“分秒必珍的岁月”的博客,每一天,他都在网上发帖,为娟子的生命大声疾呼。4次化疗,已花去10多万元,刘贵年和两个姐姐拿出了全部积蓄,娟子的家人也是四处求告。
  而现在最紧迫的事情就是寻找到合适的骨髓源,再筹集到30万元的手术费用。这一切的内在动力,是源于刘贵年对恋人新生命的渴望,源于奔腾不息的爱。
  爱你就像爱生命,刘贵年说。他算是真正体验到这句话的含义了。“而真正的表达其实是,爱你就是爱生命。”刘贵年说。
  刘贵年,正在用追寻诠释爱的真谛……

    文章来源:news.qq.com/a/20081128/000866.htm

            msn.idoican.com.cn/detail/articles/2008120504851/

    贵年和娟子的博客《分秒必珍的岁月》:blog.sina.com.cn/qzbxb
林枫 发表于 09-2-2 18: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在新浪微博关注我们|网站报错|公安机关备案号:34050402000134|中华义工网 ( ICP备05018152号 )

GMT+8, 18-1-19 07:36 , Processed in 0.151319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手机版|小黑屋|在新浪微博关注我们|网站报错|公安机关备案号:34050402000134|中华义工网 ( ICP备05018152号 )

GMT+8, 18-1-19 07:36 , Processed in 0.151392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